Navigation menu

新闻中心

六福复育白犀牛 日本跨海来提亲

六福村是老字号的出游景点,超过40年历史的六福村野生动物园,如今已成为亚洲最大的白犀牛复育中心。甚至连日本也想迎娶濒临绝种的娇客,六福董座庄丰如是怎么做到的? 

金牛年假期间,关西六福庄生态渡假旅馆人气沸腾。不少爸妈大手拉小手,带著小朋友驻足园区,耐心等待动物从身旁经过的刹那,一圆同框的心愿。

六福旅游集团董座庄丰如开完例会,特别绕道关心刚“转学”来的6只“水豚君”,她目不转睛地拿起手机拍照,频频向同仁询问适应近况。

图/“水豚君”是六福庄生态旅馆中的娇客。

“你们听,这是环尾狐猴的叫声,它们平常太安逸了,新同学来就很警戒;最凶的狐獴,反而躲起来偷偷观察!”

在动物面前,向来谨言省话的庄丰如,脸上的线条著实柔软。她回忆起孩提时代,同龄孩子抱宠物狗,她的玩伴却是小狮子;老师课堂上问斑马有几种颜色,惟有她的答案最完整:“黑、白,还有灰。”

身为六福集团第三代,1974年次的庄丰如,30岁那年,从父亲、六福旅游集团总裁庄秀石手中接棒,一肩挑起饭店餐饮、游乐休憩观光事业的营运重任。

其实,庄丰如自幼开始,生活就离不开饭店和动物园。集团中,早期创立的“庄福文教基金会”,长年致力动物保育推广工作,也关怀国际及本土濒危保育物种,这样的企业理念,延伸到旗下的动物园、旅馆等观光事业体。

庄丰如的父亲庄秀石,同时也是庄福文教基金会董座。

台日联姻,犀牛繁育新里程碑

多年来,六福村成效斐然。1979年开幕,占地73公顷的六福村野生动物园,如今是亚洲最大的白犀牛复育中心。

而这并不容易,许多国际级的动物园犀牛数量稀少,六福村却好孕连连,几乎每年都有小犀牛报到。这让国内外专家啧啧称奇。

一年多前,日本东武铁道集团上门洽谈联姻,双方一拍即合。去年9月22日世界犀牛日时,正式宣布了这桩全台最大濒危动物的输出计划。

图/六福旅游集团与东武铁道集团携手展开白犀牛跨国联姻,促进生物多样性。六福旅游集团提供

庄丰如说,这桩合作之所以打动她,是因为两大关键:首先,累积交流经验、为国际保育尽份心力;二来,和东武集团将有机会更紧密交流。

“日方允诺给我们技术设备,他们的IP(知识产权)能力非常强,我们也想取经,”庄丰如表示,六福村动物园虽有超过81种类、1500只动物,但长期以来,动物园如同配合乐园、旅宿的“附属”设施,未来希望能更精细地做到分众、全龄化,且各子事业均衡发展。

这桩台日犀牛联姻,不仅是六福村的第一次,也是台湾的第一次,具有重要象征意义。为此,就连台日官方机构,都积极、慎重制定检疫程序。

只是,运输近一吨重的大型动物,加上整趟旅程长达18小时,挑战可真不小。

去年9月,六福村兽医、保育员们便紧密沙盘推演,包括犀牛情绪安抚、运输流程及紧急状况等,进行全面SOP预拟,更按照国际标准打造专属运输笼。

“现在艾玛(犀牛)已经能在笼里过夜,我们会逐渐加入仿真飞机的环境音,之后会把后门关上,让她适应密闭空间,”负责的六福村动物管理部经理吴炫毅说。

2月初,庄丰如更邀集产官学界专家,召开行前研讨会。按照既定时程,原本这趟白犀牛联姻之旅预定在3月中下旬出发,但日本因疫情因素正实施边境管制,现在艾玛持续接受训练,只待开放,随时可以出发。

东武铁道集团台北分公司总经理早野雅史也指出,希望透过台日犀牛联姻,以实际行动,让全世界正视犀牛濒危现况。虽然疫情让这桩婚事百般受阻,“东武由衷感谢六福集团总是如此热心、积极地应对,期待艾玛早日抵达。”

从前野生大型动物都是进口,为何六福濒危的白犀牛,繁育成果能傲视亚洲,并有能力输出国际?

“我们给的活动空间够大,”庄丰如解读,一般动物园为提高参访效率,总是设计分区展示、一圈走完的路径,让动物生活场域相对受限。

她不讳言,即便是营利事业,但六福村回到设立初衷,以“动物福祉”为核心,所以各种设施管理,都从动物的生活环境、需求出发。

也因此,走进六福村,动物生活的场域模仿非洲草原。以犀牛来说,栖地以非洲原生地为模型,犀牛可在其中自在生活。

偶尔,非洲野牛和斑马,还有豪猪,会来串门子“作客”,这样的画面在六福村从来不违和。而园方则顺应自然法则,极少介入。

潜移默化,欢乐中宣导保育

此外,庄丰如对六福村,有更深一层“寓教于乐”的经营哲学。

“常有人说,学音乐的孩子不会学坏,但我们相信,懂得爱护动物的孩子生命才完整!”

她指出,你对待动物的方式,其实就是希望别人如何对待你。她希望引导孩子潜移默化、将心比心,善待环境和他人。

动物园开幕之初,5岁的庄丰如就是剪彩小花童。如今角色转换为经营者,让庄丰如更感任重道远,因为这些动物的数量,比人类员工还多。

“经营上有这么多专业、复杂的问题,所以要先找到对的定位!”

庄丰如分享,某次她参访国外某个动物园,见到橱窗里动物不断“晃来晃去”,焦躁地重复单一刻板行为,“无聊到乏善可陈!”这让她省思,商业利益固然重要,但生命应平等被尊重。

她常勉励同仁,作为营利事业,获利是首要之务,但同时,还是应该做对的事情。

因此,每一位六福人的名片上,皆印著“Doing Good. Better.(实践美好,只为更好)”,这不仅是企业理念,也是庄丰如的座右铭。

兼顾保育营利,打造永续

 庄丰如有两大中长期目标,包括:一、建构动物保育大平台,让动物医院、兽医及保育员等专业资源,和游乐园、旅馆经营深入串接,激荡出更多火花,共同实践联合国“生物多样性”愿景。

 二、旅游观光结合永续经营:透过打造独特生态地景、休闲娱乐资源,增加社会大众对动物及生态保护的参与,促进员工认同。

举例来说,六福庄的中庭就是小型动物园,让旅客得以近距离观察动物。

图/六福庄做为亚洲唯一生态渡假旅馆,打造让游客与动物几乎零距离的互动体验。

事实上,地景设计和动线安排上都藏有巧思。即便是饭店前台,也具备初步的动物保育知识。

“对客人来说,在这里度过的假期,可能就是一辈子的回忆!”庄丰如说,除了亲子族群,现在触角也延伸到乐龄、喘息旅游。

她表示,自己的妈妈是药师,总是看到病患家人的情绪压力无从宣泄。“妈妈嫁来我们家后,最大的感想是:我们经营的,是让客人笑著付钱的事业!”这番话对庄丰如而言,是提醒、也是激励。

因此,庄丰如期待六福庄的旅游体验,能让客人留下幸福印记。

就拿近日提供的“喘息旅游”服务来说,从到府接送到整体旅宿体验皆是客制化。曾有家属陪失智患者前来住宿,回家后不断对亲友提及,饭店人员帮忙拍照、把冲洗后相片放在床边的情景。

六福集团也往“动物辅疗”方向迈进,就连员工手册上面写著的都是“演员手册”,配合专业训练搭配情境表演,让身心需要抚慰的客人能放心展开游程。

访谈最后,庄丰如特地带记者来到六福村动物园的万灵碑前。这碑由时任台湾省文献委员会主委林衡道撰书,记载著当初她爷爷庄福斥资建造园区的经过。

在万灵碑前的庄丰如,身形不大,坚毅神情却自有一股威严。“尊重生命的想法,早就内化在我们的企业文化,很多员工待了10、20年,每天都自然、持续地实践。”

推倡动物保育、环境永续的家族使命,此刻扛在庄丰如的肩上,而她打算一代一代传下去。